爪机书屋>言情小说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88章 差点炸死自己

作者:时今 所属:言情小说 书名: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 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 < <上一章< a> 回目录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"是吗?"他问。---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.ZHUAJI.ORG---

宫曜挑眉,没有说话,但什么意思,已经很明显了。

他现在就是不爽陆一琛!

不爽他这个时候还跟那个女人纠缠在一起!

他到底置妈咪于何处。

虽然他没有亲口承认是他的孩子,但是到底是不是,他难道真不知道吗?

似乎看出宫曜生气了,陆一琛走上去,有些无奈的看着他,"你到底怎么了?""

知道他是自己的儿子,看着他生气,他的心里也不好受。

这时,宫曜太起眸,"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吗?"宫曜看着他,脸色并不是很好,一想到刚才那一幕,他在他心里的形象就大打折扣。

"说!""

"如果我告诉你,想杀我妈咪的人就是刚才那个女人,也就是你的未婚妻,而我就是来一报还一报的,你会怎么样?"宫曜看着他一字一顿的问。

现在也不怕他会知道,如果陆一琛真选择了那个女人,他也正好死了这条心,对他也不再报任何的希望。

并且,还会恨他的!

这个答案,陆一琛一点也不意外,可以说,他能出现在这里,他就已经猜到了。

只是,他还这么小,却已经变得跟他小时候一样,嫉恶如仇,有仇必报,他都不知道,这到底是好,还是不好。

他并不想让宫曜变得跟他一样,他只是想让他们有一个快乐的童年。

可是,他知道,不能像对待一个正常的孩子去对待。

他的智商,可不逊于一个成年人,又或者说,甚至要比正常的人高出n倍。

所以,在面对宫曜,他是又无奈,又心疼。

"可是,我必须要阻止你!"陆一琛说。

宫曜的眉头骤然蹙了起来,看着陆一琛的眸子都充满了质疑。

谁知,陆一琛却笑着开口,"你这样,不是让对方死的太直接了吗?""

宫曜又不解的看着他,到底什么意思?

"这种事情应该让我来做,相信我,我会给你和宫悦,还有你妈咪一个交代的!"陆一琛说,表情认真笃定,一点也不像是敷衍和开玩笑。

"我凭什么相信你?"宫曜反应。

"就凭明天的新闻!"陆一琛说。

明天的新闻?

"什么意思?"宫曜问。

"什么意思,你明天就知道了,相信我,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!"陆一琛说,目光真诚,他并不想让宫曜动手,因为真的杀了他们的话很简单,一招毙命,只是,他不想脏了宫曜的手还有他的童年。

陆一琛的想法,宫曜并不理解,不过在听到这话,他半信半疑,"你的意思是,你也知道是那个女人做的?""

陆一琛挑眉,没有否认。

"她肚子里怀着你的孩子,你舍得动手?"宫曜反问,想起这个,他又是一阵不爽。

说起这个,陆一琛挑眉,"你就这么决定她肚子里是我的孩子?""

宫曜没搭话,他也有所怀疑,只是没有办法去证明而已。

这时,陆一琛弯身,看着他,"她肚子里不是我的孩子,就算是,我也不会让那个孩子出生!"说起这个话的时候,陆一琛的脸上是笃定的,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。

"为什么?""

"因为有你们就够了!"陆一琛笑着说。

不得不承认,这句话对宫曜来说,很受用。

原本还很生气,可是在听到这句,气一点点的消散了,反而,心底还有一些雀跃。

"切,说的好像我是你孩子一样!""

"难道不是吗?""

"这个得我妈咪承认了才行,我可不知道!"宫曜说,话虽然这么说,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将他出卖,他还是很喜欢陆一琛的。

见他如此,陆一琛也放下心来了。

"交给我,怎么样?"陆一琛看着他问。

宫曜想了想,在考虑,要不要给他这个面子。

而一边的花语,已经在风中凌乱了。

她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!

他们……

宫曜是陆一琛的儿子!

想到这里,她已经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不过下一秒,她却想到了墨子。

真正该凌乱的,应该是墨子吧。

如果他们知道这个消息,脸上的表情……应该很喜感吧!

花语幻想着他们知道这件事情后的表情……

而另一边,宫曜看着陆一琛,再三犹豫下,开口,"好,我就给你这个面子,但是如果结果我不满意的话,还是会亲自动手的!""

陆一琛慵懒的一挑眉,"ok!""

宫曜站在他的面前,脸上笑吟吟的,可是手却慢慢的伸到身后去……然后摸到什么之后,握在手心,继续笑。

"不过……"宫曜看着他,眼神明亮。

"什么?"陆一琛看着他,等待他的下话。

"这要看他的运气了……"说完,宫曜猛然伸出手用力的朝院子里丢了什么。

陆一琛猛然放大眸子,看着他的的动作,已经来不及阻止了。

下一秒,"砰"的一声,别墅门口已经被炸了,响起巨响,同一时间,陆一琛抱着宫曜扑到在一边,他们还没起来的时候,接着就听到警报器的声音响起。

陆一琛赶紧看着怀里的人,"怎么样?你没事儿吧?""

谁知,宫曜却咳嗽了两声,"md,力气太小,丢的太近了!""

陆一琛,"……""

看着宫曜,陆一琛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。

那张精致的五官,说不出的扭曲。

见他如此,宫曜却冲他笑笑,"只是想试试威力怎么样,看来,很不怎么样!"这个还是上次李恪给他的小型炸药,看来,的确是小型的。

陆一琛看着他,样子颇为无奈,却又没有任何的办法。

那表情,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几岁的孩子。

谁知,宫曜却看着那一片地方,"哎,终究是年纪太小,力度不给,没有丢的朝里面一点,只是别墅的门被炸了,里面应该没有什么问题!""

陆一琛,"……""

他还嫌弃不够。

警铃响起,惊动了不少人,陆一琛现在也没时间教训他,直接将他抱起,扛在身上,"待会儿再教训你!"说完,直接将他塞进自己的车,呜呼一声,呼啸而去。

花语站在原地,想着,陆一琛是宫曜的老爹,应该不会做出什么事情。

不用担心他的安慰,只是,她现在还没有从那凌乱中回过神来。

陆一琛竟然是宫曜的亲爹?

一边想着,花语也上了车,离开了这里……

顾天青好歹也是a市/市/长,虽然暂时被停止,但是身份还是很不同的,他这里爆炸,非同小可,很快就有很多人赶了过来。

可怜的是,慕天青一家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……

……

另一边。

陆一琛开着车,宫曜坐在副驾驭座上看着他,"陆总,你这是要拐带我吗?""

陆一琛看了他一眼,又一次刷新了对他的认知度。

他竟然玩炸弹!

知不知道很危险。

陆一琛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开着车,飞快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。

看着他脸色不悦,宫曜开口,"你生气了?""

陆一琛继续不说话。

"只是炸了一个门,估计连他们的皮毛都伤不到,怎么,在担心他们?"宫曜看着他问。

陆一琛瞪他一眼,却也不想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吱的一声,车子停下,陆一琛看着他,"你知不知道,你才多大,你竟然玩炸弹!""

"那只是个小型的炸弹而已……""

"小型就不是炸弹了吗?你知不知道,刚才差点把你炸死!"想起那一幕,陆一琛就觉得惊心动魄,有些后怕。

如果不是他在那边,宫曜就算不炸死,也避免不了受伤。

"那只是失误而已!"宫曜弱弱的找着借口,看着陆一琛这么关心他的样子,他也就不生气了。

陆一琛瞪着他,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"好了,别生气了嘛,我下次不玩了就是……"宫曜拽着陆一琛的衣角,学着宫悦撒娇。

果然,他这么一撒娇,陆一琛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只是干瞪着他。

"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做的很唐突,很容易被人查到的!"陆一琛说。

原来,他是在担心这个啊!

宫曜笑着,然后举起手,对天发誓,"我保证,什么都查不到!""

这点自信,他还是有的。

他既然敢做,就是做好了准备的,哪里还会留麻烦给自己。

看着宫曜如此轻松自信的样子,陆一琛不禁心里疑惑,那双深邃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宫曜,放佛要将他看穿一样。

这孩子,比他想象中要还要再神秘一点。

他眸子微微眯起,"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还瞒着我?"陆一琛问。

宫曜一怔,嘴巴长成o形。

不是吧,这都能感觉到?

要不要这么敏感!

他只是自信了那么一点点,他就能发现什么!

宫曜在心里说服自己,一定是自己想多了!

随后,他扬起一抹微笑,"什么?""

"别装傻,你知道我的什么!"陆一琛说。

宫曜看着他,"我随后说说而已……""

"你不是那种会随后说说的人!"陆一琛笃定。

宫曜,"……""

要不要这么了解他?

"介个……""

"说!""

宫曜,"……""

看着陆一琛,宫曜知道,他不达目的,誓不罢休。

只是,这要他从何说起?百镀一下"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爪机书屋"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