爪机书屋>言情小说>妖孽王爷小刁妃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53章 静心月下

作者:千苒君笑 所属:言情小说 书名:妖孽王爷小刁妃 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 < <上一章< a> 回目录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昏黄的灯光衬得他十分安静,脸上表情有些讶异,脚边默默地躺着一只老鼠夹。---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.ZHUAJI.ORG---

叶宋见了他,心里倏地猛沉,她再想往台阶下跳一级时,怎料心不在焉,脚下一个不慎,连仅好的那只脚也崴了去,苏静上前搀扶不及,手将将停顿在半空中时,她整个人就跌坐在了地上。

叶宋火气直窜,反正不该遇上的人也遇上了,再挣扎也是徒劳,她就干脆不起来了,曲着一条腿坐地上歇凉。

苏静在叶宋身边缓缓蹲下,伸手握住了叶宋被崴的那只脚踝,叶宋挣了挣,他也不松手,轻声道:"你没事吧?""

叶宋看着他的手在自己脚踝上轻缓地揉捏,痛意随着苏静的动作慢慢消散了去,道:"我到底是跟你八字不合还是天生犯冲?或许今晚实在不是一个出门的好时机,你能不能诚实地告诉我,为什么篱笆里会有老鼠夹!""

苏静回头看了看地上那只可怜的老鼠夹,再看看那边的篱笆,目光顺势游离到了窗扉大开的窗台,最后才落回叶宋身上,问道:"你翻窗的时候被老鼠夹夹到了?"虽是问句,但语气却笃定,略有些无奈的笑意,"窗边的梅树我砍掉了,篱笆里新撒了些花种,下人恐有老鼠偷吃花种,便围了老鼠夹。若是知道二小姐要翻窗,我就该今天把老鼠夹撤掉。""

苏静语气闲淡,暖人心窝。他又伸手去碰叶宋的另一只脚,叶宋倒抽一口凉气,本能地就要抬腿一踢,被苏静捉住,道:"让我看看。""

"看个屁,光是看看它就好了吗?放开!"叶宋使劲把自己的脚从苏静的手上挪出,另一只脚已经不痛了,便撑着地面站起来,原地跳了几跳,"令牌我已经归还了,就放你桌上。告辞。""

"喂。"苏静捉住了叶宋的手臂。

叶宋微微侧头,却不是去看他,而是低垂着眼帘看着自己胳膊上的那只手,问:"还有事?""

"你就这样回去?"苏静问。

"不然呢?""

苏静缓沉道:"等你到家的时候,估计已经后半夜了吧。""

"难道我应该继续留在这里?"叶宋道,"王爷不必担心,这点小伤不算什么,我自己走得回去的。今天不请自来,实属冒昧,还请王爷恕罪。""

叶宋咬着牙关倔强地往前移着步伐。

"阿宋。""

忽然身后传来这么一道呼唤,冷静寂然,生生叶宋僵掉了双脚,无法再往前一步。她的呼吸变得和心一样的沉重。

苏静在身后低低道:"陪我喝一杯么?""

叶宋侧头,留下轮廓的剪影,若有若无地勾了一下嘴角,有些苦涩的味道,"我不喝酒。""

"那茶呢?""

廊檐下,一汪月色,一壶新茶。

茶炉里的两块炭烧过了心,一壶茶将将好,散发着明显的热度。苏静烹茶很安静,以前叶宋没有瞧过,他竟也有如此风雅幽静的一面。

叶宋与苏静分坐茶炉两旁。他拢着广袖,倾身为叶宋添了一盏茶,茶杯里尚浮着一片尖尖的茶叶。

先前饮过酒又吃过烤鹿肉,正是口渴的时候,叶宋吹翻了茶叶尖儿,待温度凉些便小呡一口,口感极佳,很是舒服。

苏静率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,道:"不是正与长公主交好么,令牌还我了你怎么进去?""

叶宋反问:"百里帮了我的忙,我想达到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,王爷为什么会以为我还想进行宫里去?""

"你的目的",苏静侧过头看着她,笑了一下,眉目真是灿然到极致,桃花眼中灼灼其华,"应该还有让长公主做你未来大嫂这一条吧。这样中途放弃,不像是二小姐的作风。""

叶宋怔愣了一瞬,回过神亦笑:"贤王什么时候这样了解我?""

苏静轻舒一口气,几许无奈:"好歹你我同在西漠出生入死一场,你对长公主的想法,我还是略知一二的。""

"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王爷的法眼。"叶宋喃喃低语,又道,"王爷不必担心,我既归还了令牌,自然有我的办法。""

"你的办法是指陈明光?"苏静问。

叶宋又是一怔:"你怎么知道?""

苏静往茶盏里淡淡吹一口气,饮了一口茶,方道:"好似二小姐与陈明光走得颇近。陈明光我接触过一两次,为人忠厚耿直,难为他愿意有负圣命帮助于你。只是,有果有因,二小姐心中一片赤诚磊落,但愿不要叫陈明光误会,起了别的用心,到头来误人误己。""

苏静说得很含蓄,大概意思就是——你虽无意但人家有心,千万不要叫人家误会你对他有意思这样很不好。

叶宋听得也直接,脱口就道:"你的意思是,我不该于他?""

"咳咳咳……"苏静一口茶呛在了喉咙里。

叶宋转而又道:"听王爷这意思,我不该接近陈大人,而王爷却愿意把令牌借给我。那王爷是什么用心,我与你有熟到这个份儿上吗?""

苏静静默良久,才道:"你忘了吗,我们性命相交过。""

叶宋浅浅笑了一声:"那没什么大不了的,你忘了吧。但你救过我的性命,我会记得,他日如果有需要,我会尽我所能偿还你。""

苏静道:"和你一起的那段时间应该是很精彩,如此你还欠我什么呢,我又哪里需得你来偿还?""

叶宋自嘲道:"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做过些什么事么,怎会知道精不精彩?""

苏静握着茶盏的微微弯曲的修长手指紧了紧,道:"你可以一点一滴说给我听。""

"这件事我们早就扯清楚了吧,何必老生常谈。"叶宋放下茶盏,回以淡淡一笑,"王爷不必介怀,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,重要的是现在还有将来。而我们,并没有什么值得铭记的过去,王爷也不用费心去冥想。时候不早了,我真该回去了。""

"你等等。"苏静见她要起身,轻轻按了按她的肩膀,随后自己先行起来,在叶宋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竟弯身将她打横抱起,转身就进房间。

叶宋惊愕道:"你干什么?""

苏静把她放在一张凳子上,又去点了灯,回头取出一只药箱来,道:"回去你指不定又马虎了事,还是在这里先上了药再回去。"他不由分说地就脱下叶宋的鞋袜,露出被夹伤的那只脚。

她脚上的皮肤白皙嫩滑,脚趾十分小巧可爱,趾头泛着淡淡的粉,教苏静莫名有些尴尬。那脚上唯一的缺憾,大抵就是走路走得多了,脚板心上起了一层薄薄的茧。

因着肤色很白,脚背上呈现出的老鼠夹的形状才越发的狰狞可怖,都起了一道血痕。

苏静小心翼翼地给她上药,指腹抹的药膏大概就跟她白天去军营里抹的差不多,清清凉凉的。叶宋怔怔的,忘记了挣扎,只看着苏静认真的侧影有些出神。

方才他说话的时候,似有什么东西在叶宋的脑海里一晃而过,丝丝缕缕,她都来不及抓住那抹久违的熟悉感究竟从何而来。

等她反应过来时,苏静已经帮她涂好了药,穿好了鞋袜。他背身蹲在叶宋面前,道:"不介意的话,我送你回去吧。上来,我背你。""

叶宋拒绝:"不用了,我自己晓得路,知道怎么走。""

"走得慢不说,可能伤到脚,半夜里也不安全。"说着他不再等叶宋再行拒绝,直接从后伸手搂住了叶宋的腰,将她往自己后背上一压,就背着站起来,沉稳地往外走去。

叶宋双手僵硬地抵着苏静的后背,冷笑道:"贤王,你搞错对象了吧,放老子下来!""

苏静倒笑得惬意,道:"素闻二小姐不拘小节,现如今二小姐是在我这里受的伤,我送二小姐回去也是理所当然。这又没什么,二小姐不用这么紧张。""

叶宋火大道:"你最好是放我下来,这样对你没有好处。""

她很怕,就这样随苏静一起出了贤王府大门。因为这个世上,没有什么事瞒得过苏若清的眼线,苏静这样做,不知又会有什么样可怕的事情在等着他。

一出门口,叶宋就奋力挣扎。苏情一只手游离到了叶宋的背心,指端抵着一处不悲不喜道:"再闹,我便点你的穴了。""

叶宋哑口无言。脑海中蓦然浮现出某个大漠夜晚,风沙吹得正凉的时候,她也是手指抵着苏静的背心,摸索着他背上的穴道,为他的箭伤止血。

她果真没有再乱动

苏静走上寂静的小道,悠悠然又道:"世事只要行得端做得正就可以了,你为什么要害怕?""

叶宋静静地问:"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在害怕?""

他托好叶宋,道:"我能感觉到你放在我背上的双手在颤抖。""

叶宋忙移开了双手,隐藏好自己的心绪,却不知双手该往何处放。

路程走了一半,乏意不知不觉地涌了上来,叶宋终是软了架势,轻轻地靠上前,脸贴在苏静的后背上,让苏静轻轻一震。

她睡着了。

苏静低眉轻笑,恍如往日的纨绔,轻唤了一声:"叶宋。"百镀一下"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"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