爪机书屋>言情小说>帝凰之神医弃妃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706章 巧,是大夫还是屠夫

作者:阿彩 所属:言情小说 书名:帝凰之神医弃妃 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 < <上一章< a> 回目录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火花四溅,杀气肆起,西陵天磊冷笑一声,薄唇轻启,开口便往凤轻尘头上扣了两顶大帽子:"凤轻尘,这么说你是不肯去救瑶华了?即使本宫亲自来请你,你也不肯?""

"当众打我脸,在我父母的灵柩前装死卖活,怎么,苦肉计使过头又要我去救,磊太子,你们西陵皇室的人是有多无耻,欺负人也要有一个度。"凤轻尘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身分差异,张口就反讽了回去。

要她去救瑶华公主,比让她吃苍蝇还要恶心,她怕……怕自己在救西陵瑶华的时候,手一抖,手术刀划错了地方,直接把西陵瑶华的脖子划断了。

"凤轻尘,你知不知道凭你这句话,本宫就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"西陵天磊这话也只是威胁,如果是以前也许还是真的,现在吗??

在凤轻尘和孙思行名声大振时,就是西陵皇室也不敢随便动风轻尘,至少在这个风口浪尖上不敢。

"信,我当然信,西陵的太子要杀我一个孤女还不举手间的事,只是磊太子,就算是皇上也得讲理,你要杀我总得给我一个罪名吧,然不成就因为我没有救瑶华公主??

我只听过杀人有罪,可没有听过不救人也有救,不知西陵律法有哪一天规定,瑶华公主有病,我凤轻尘一定要去救,不救就是杀头之罪。""

切,皇上从来不讲理,但没有人敢说皇上不讲理。

"凤轻尘,你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肯去救瑶华了?"西陵天磊跳过对自己不利的事,继续回归正题,本以为凤轻尘会死咬着说不去,哪知凤轻尘话锋一转。

"磊太子,既然你执意要我去救瑶华公主,那也不是不可以,除非磊太子你同意,无论瑶华公主是死是活,都与我无关。在我救瑶华公主的时候,瑶华公主就是死了,你也不得追究我的责任。""

凤轻尘就不信西陵天磊敢答应,连她都不能确定,自己能忍得住,不在施救的过程中下手杀瑶华,西陵天磊又怎么会相信她。

"你……"凤轻尘猜对了,西陵天磊不敢赌。

一是瑶华还没严重到非要凤轻尘才能救得活的地步,二是经此一事,瑶华明显能得到东陵子淳的怜惜,瑶华还有用,万一死在凤轻尘手上,那太亏了。

可要西陵天磊就这么放过凤轻尘,他也不甘心,两人就这么以眼神交战,东陵子淳只感觉全身发凉,想要开口劝说,可面对两尊杀神,他除了张张嘴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孙思行提着药箱冲了进来:"师……""

一开口就发现气氛不对,孙思行茫然的看着西陵天磊与东陵子淳,发现这两个人在欺负他师父后,清澈的眸子闪过一抹恼意。

小医呆不愧是小医呆,完全无视西陵天磊和凤轻尘身上的杀气,直接杀了进来,挡在凤轻尘面前:"磊,磊太子,你要做什么?""

明明被西陵天磊的气势给震住了,孙思行还是强忍着惧意,与之对抗。

他师父刚刚把凤将军和凤夫人安葬好,心情正低落着,这些人还来找麻烦,真是过份。

"本宫与淳王上门,请你师父去救人。"西陵天磊再次说出自己的来意,同时把东陵子淳拖下水。

东陵子淳这个时候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了,好言相求:"轻尘,我知道你和瑶华之间有矛盾,可请你看在那个未出世的孩子份上,你就出手救救瑶华吧?""

东陵子淳知道凤轻尘不愿意救瑶华,只好打悲情牌,哪知这一次不等凤轻尘开口,孙思行就炸毛了。

"什么?你们要我师父去救瑶华公主?你们欺人太甚了,瑶华公主是死是活关我师父什么事?她自己不爱惜自己的命,做贱自己的命和腹子孩子的命,居然还要我师父去救她,你们这是什么道理。

磊太子,淳王殿下,我告诉你们,别说我说师父没办法救瑶华公主,就算有办法救,我师父也不会去,你们太欺负人,就算你们是皇子皇女,也不能在我师父爹娘下葬的这一天,找我师父麻烦。

那些大官、太医的父母死了,还可以丁忧三年,你们凭什么让我师父在她父母下葬的这一天,还要去医人,你们凭什么呀……""

不是孙思行突然变得勇敢,实是西陵天磊太欺负了,明明是瑶华公主拿身孕来陷害凤轻尘,结果没陷害成,一转头还要凤轻尘去救,这也太不把凤轻尘当人看了。

这种行为就等于是,打了凤轻尘一个巴掌,还要凤轻尘上前问瑶华公主手疼不疼,太太太过分了。

兔子急了还咬人,更何况孙思行还不是兔子。

"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凤轻尘在她父母下葬的这一天救瑶华,也是给她父母积福,有什么不可以的。"西陵天磊避重就轻,拿大义说事,可他漏听了孙思行一句话,凤轻尘不是不救而是救不了。

"救人的确是积福的事,可惜我师父今天没办法积福了,她的手受伤了,没兴救人。"孙思行举起凤轻尘的受伤的右手,在西陵天磊和东陵子淳的面前晃动:"看清楚,我师父还要人救呢,她现在没有能力救瑶华公主,请你们另请高明。""

孙思行就像一只小狮子,为了保护凤轻尘,强自己给自己安上利爪。

如果是平时,孙思行就算了,退一步海阔天空,可在今天这个日子挑事,真不是一般的气人。

"你的手受伤了,怎么不早说?"东陵子淳关切的上前,凤轻尘的手上虽然缠着白布,可隐约还能见到血迹。

"说了又如何?磊太子和淳王殿下会在乎凤轻尘的死活吗?磊太子你也看到了,你们要我救人,不是我不救,实在是救不了。如果磊太子非逼我救人,那就按我说的办,只要你写个声明,瑶华公主要是死了,不找我麻烦我就去,横竖不是我的命我不在乎,再说我的手上也不是没有沾过人命,多一条少一条对我来说说没什么两样。"凤轻尘这话几乎在说,只要西陵天磊让她去救,瑶华公主就死定了。

活的,她凤轻尘也有本事把她"治"死。

"你的手只是小伤,并不影响你救瑶华。"西陵天磊这是在做垂死挣扎。

一连两出好戏都被凤轻尘给破解了,他真是不甘心,凤轻尘的手怎么就伤得这么巧,难道她早就料到了?按道理不应该呀。

"不影响?谁说的不影响?磊太子你不是大夫,你不懂就不要随便发表意见,瑶华公主现在是什么情况。死胎在腹中取不出来对不对?"凤轻尘将她强势的一面展露无疑,气场全开对准东陵子淳。

没办法,柿子挑软得捏,西陵天磊和东陵子淳这两人,明显东陵子淳好欺负。

"是。"东陵子淳不自觉地点头。

这孩子又被人牵鼻子走而不自知……

"你们请我去,是希望我把瑶华公主,肚子里的孩子取出来对不对?"凤轻尘的问题全是问东陵子淳,而且只要东陵子淳简单的回答是与否。

"对。""

"那你知不知道,死胎在腹中要怎么取出来?"凤轻尘的问题一个接一个,完全不给东陵子淳思考的时间。

见过法庭上律师哄炮证人吗?凤轻尘这就是,强势的向东陵子淳发问,让东陵子淳按她的思路走。

"不知道。"东陵子淳就像乖宝宝,凤轻尘问什么他答什么。

不知道就好,你要知道我还混什么。

凤轻尘眼中闪过一抹嘲讽的笑,扫向西陵天磊,落在他身上:"磊太子,淳王殿下,你们既然不知道要如何取出瑶华公主腹中的死胎,那我来告诉你们:瑶华公主腹中的死胎无法从产道出来,那就必须强取,怎么强取呢??

很简单,就是拿刀在她小腹处划一刀,划出一个口子,然后把手伸进去,从她肚子里把死胎掏出来,而这个过程就需要靠我这双手,我的手要刀在她身上划,我的手要伸进她的肚子里掏出那个死胎。磊太子,你说我的手受伤了,有没有影响了?""

"呕…呕……"凤轻尘还没有说完,东陵子淳就抱着门柱狂吐。

太恶心了,太恶心了,凤轻尘说得太恶心了,也太恐怖了,东陵子淳发现自己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,小腹处隐隐做痛。

西陵天磊也好不到哪里去,一张俊颜惨白,强忍着不去吐。

什么叫在肚子上划一刀,把手伸进掏死胎,有这么没有技术含量吗??

凤轻尘,你还能再恶心一点吗??

能……

凤轻尘看西陵天磊不说话,又补充道:"磊太子,轻尘的手虽然只是小伤,可的确会影响手的灵活度,如果在掏死胎时,一不小心把肠子什么的掏出来了,那轻尘可就是罪过了,磊太子,你确定非要我去救瑶华公主吗?如果你非要轻尘去救,轻尘只好去了。""

"不,不,不……要。"东陵子淳好不容易止住了吐,一抬头又听到凤轻尘说什么掏肠子,又再次去吐了。

凤轻尘她到底是大夫还是屠夫??

(无弹窗小说网shu.org)p♂手^机^用户登陆 m.zhuaji.org 更好的阅读模式。百镀一下"帝凰之神医弃妃爪机书屋"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