爪机书屋>言情小说>帝凰之神医弃妃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406章 陷害,皇后的毒计

作者:阿彩 所属:言情小说 书名:帝凰之神医弃妃 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 < <上一章< a> 回目录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很幸运,凤轻尘在佟珏与佟瑶过来服侍前溜回了房,将身上的脏衣服脱掉,把被子床单弄乱,凤轻尘用昨天剩下的水,简单的擦拭了一下,直接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,至于脏衣服……

凤轻尘眉头打结,她好想周行呀……以前,周行在时,不用她说周行就会将她沾了血的衣服处理干净,而且不会多问半句,可佟珏与佟瑶不行,这两个人……

她们不会问,但会去想,甚至会去查她做了什么。唉,终归无法全然信任那两人,凤轻尘将衣服包好,塞进床底,准备晚上找个时候丢进灶里烧了。

佟珏与佟瑶进来服侍时,发现凤轻尘一脸憔悴,眼里布满血红丝,吓了一跳:"秀,你怎么了?"这样子怎么就像是一夜没睡,两个丫鬟心里起了怀疑,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房间的情况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

"做了一夜恶梦,没有睡好。"一夜未睡,嗓子难免有些嘶哑,凤轻尘先喝了杯水,润了润喉咙才道。

佟珏与佟瑶还想说什么,可看凤轻尘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,乖乖地闭上嘴,佟珏服侍凤轻尘梳洗,佟瑶则去整理被子。

碰到冰冷没有一丝温度的被子,佟瑶的手一僵,转头看到自正梳洗的凤轻尘,确定凤轻尘没有发现自己的异常后,佟瑶吸了口气,继续整理被子,当作什么都没发现,只是心里微微闪过一抹委屈。

秀不信任她们。

凤轻尘的早膳还未用完,皇后娘娘的赏赐就到了,不多不少,一把名琴、一本棋谱、一只狼毫笔、一叠皇室专用的宣纸与画纸,一套骑装、一条马鞭。

六样东西,一一摆在案前。

凤轻尘只想说,皇后真不是一般的小气,这六样东西加起来,还比不上太子送来的书圣真迹,皇后这是连基本的面子都不做吗??

"秀?"佟珏与佟瑶见凤轻尘对着御赐之物发呆,出声提醒。

"收起来吧。"凤轻尘不在意的摆了摆手,皇后给多给少她并不在意,横竖这是皇后的一个态度。

"是。"佟珏与佟瑶默默地上前,比平时更加的小心谨慎,凤轻尘笑了一声,这两个丫鬟估计还在怪她,怪她没有把与苏绾比试的事情,提前说给她们听。

事实上,当时她真是忘了和她们说比试的事情,根本不是有意隐瞒。

结果,这两个丫鬟从外人口中,才得知她与苏绾比试的事情,凤轻尘能理解她们的心情,可也仅限理解,她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。

别说佟珏与佟瑶只是丫鬟了,就算是她的好友、亲人,该隐瞒的事情同样要隐瞒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,而秘密之所以被称之为秘密,是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。

她没兴趣与人分享自己的秘密,同样也没有兴趣探听别人的秘密,她只是一个简单的人,只想过简单的生活。

凤轻尘急忙赶回城,就是怕皇后的赏赐下来时她不在,现在已经收到了,凤轻尘就没事了,交待了佟珏与佟瑶一声,凤轻尘关门睡觉。

昨晚,她真是累到了,如果单是动手术还好,可偏偏她之前还打了一架,现在她全身的肌肉都痛着,而且困得要死。

凤轻尘沾床就睡,佟珏与佟瑶更加肯定,昨天晚上凤轻尘外出了,两个丫鬟相视一眼,在彼此的眼中看到苦涩与受伤,最后只化为一道叹息声……

主子不想让她们知道的事情,她们就不能过问。

皇后优雅地拨弄着香炉里的香片,眼中难得带着笑:"事情办妥了吗?""

"回娘娘的话,一切妥当,凤秀收下了琴。"一年约四十的老嬷嬷站在,离皇后三步远的位置,听到皇后问,上前一步恭敬的道。

"收下了就好,这一次,本宫要凤轻尘与太子绝无翻身的可能。"皇后将中的木片一丢,拍了拍手,身后的嬷嬷,立马将干净温热的帕子奉上,给皇后净手。

皇后擦手的动作和凤轻尘很像,都是细细地将每一根手指来回擦拭,不同的是皇后擦手指的动作,比凤轻尘优雅多了。

凤轻尘纯粹就是为擦手而擦,毫无美感,不像皇后,细致的就好像擦花一样,那微微翘起的小指,带着勾人的味道,年近四十却如同三十的少妇一般,散发着成熟诱人的风情。

可惜,宫中年轻新鲜的美人太多了,皇上除了初一十五外,极少来皇后这里。

"娘娘放心,那把琴是由墨家亲传弟子,墨无白亲自改造而成,绝不会让人发现破绽,到时候,只要寻个机会把琴撞落在地上,里面的东西就会掉出来。"老嬷嬷一张脸,笑的如同菊花,可怎么看怎么寒碜人。

皇后满意的点了点头:"仔细安排,本宫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,明白吗?""

"娘娘放心,奴才一定会办好,绝不会误了娘娘的事。"老嬷嬷狗腿的邀功,正想奉承皇后几句时,太监却报安平公主求见。

"母后,母后,你一定要为我出气,那个凤轻尘实在太可恶了,弄出一个什么赌局,还说什么为国为民,简直就是不知羞耻。"人未到,身先到,安平公主还未进殿,就大呼宣,可想而知她此时又愤怒……

凤轻尘一介孤女,一而再,再而三的压她一筹,这个时候又打出一个为朝廷分忧,救助穷苦百姓的旗帜,这不是摆明针对她这个公主嘛。

为朝廷分忧,救助穷苦百姓,这应该是她这个公主该做的事情,凤轻尘算什么,凭什么抢她的风头。

一想到,皇城那戌言风语,安平公主就委屈的直落泪。

皇城那些公子少爷,就差没指着她说,安平公主只知享受、不识人间疾苦、不顾百姓生死,连个凤轻尘半根手指头也比不上了。

皇后朝身后的嬷嬷使了个眼色,嬷嬷恭敬地退下,她很清楚,只要把那件事情做好,皇后就一定会重赏她。

只要那事办成了,太子与凤轻尘就是谋害皇上的死罪,到时候就是九皇叔出面,也保不了他们……

"我儿,这是怎么了?"皇后上前,将安平公主拥在怀中,一脸疼惜。

"母后……""

(无弹窗小说网shu.org)p♂手^机^用户登陆 m.zhuaji.org 更好的阅读模式。百镀一下"帝凰之神医弃妃爪机书屋"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